Posted in 纯属虚构

叙旧

读党校的时候,班长是位英俊的中年男人,在某区任纪委副书记。

此大哥非常含蓄,不像我们那样疯疯癫癫。在他面前我特别内疚——骨子里面媒体人都唯恐天下不乱,和稳重的大哥反差忒大。

临到“毕业”前的一个傍晚,我们闹够了吵够了,在校园里东倒西歪地聊天,该说不该说的话也说得七七八八。

班长大哥突然笑笑说:“给你们讲个故事吧。”

大家拍手说好,都说纪委的故事肯定很神秘很精彩。

“我在区里工作20年了,初时做警察,后来干纪检工作。”点起根烟,他慢慢开了个头。

“当警察的时候,有个兄弟跟我特别好,我们是搭档,形影不离。”

“有次抓捕毒贩,那小子可能有枪,我们都争着先上,后来他把我一推,先冲了上去。过后我埋怨他,他说我们是兄弟,有兄弟在会照顾我老母家人的。我们就是这样的关系,很铁。”

“后来我去纪委了,他继续当差,做上了分局副局长。这两年大家都忙,其实办公室隔没多远,不过很少见面了。”

“去年夏天,有个下午没什么事,想把兄弟叫过来叙叙旧,在办公室打了个电话给他……。”

我们觉得这个故事比较乏味,但要给班长大哥面子啊,就在那里乱动,没有人插话。

“他接的电话,我说请你过来我办公室一下,他愣了一下问几点,我看看钟就说3点吧,他说知道了就挂了电话,听他的语气有点疲倦,我还在想当差还真是累。”

“咦,3点到了,兄弟没出现,有两手下找我请示,我也忘了约他叙旧的事情。”

“差不多4点,他来了,手上还拎着个包,看到他我很高兴,看他拎个包我又很奇怪,就问他我约你叙旧你拎个包干嘛?”

进“戏肉”了,我们都精神起来。

“他显得非常尴尬,搓着手说你叫我到你办公室,又规定3点钟,我以为你要双规我,所以回家收拾了换洗衣服和牙膏牙刷。”他再点起根烟,慢悠悠地说:“当时我也呆了。”

我们直起身子,问了个愚蠢的问题:“后来呢?”

“昨天,我接到通知,他,我的好兄弟,他真是给双规了。”

长长的沉默,只有知了在不知疲倦地重复着单调的旋律……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