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暂未归类

合唱团里

我是最沉默的歌者
我的声音从来没有
传到一米之外
此起彼伏的声部里
没有我感动的旋律
没有我喜爱的歌曲
每天在麻木应和着
那些无聊平庸声音
直到嗓音嘶哑
直到心如止水

终于走到这地方
遇见陌生的家园
却有往年那阵风
吹落树叶和泪珠
时间缩得很短
日子过得太快
生活些许惨淡
心底却总笑藏
最初那天
那缕阳光

Posted in 暂未归类

父亲和我(吕德安)

DSC01806

我们并肩走着
秋雨稍歇
和前一阵雨
像隔了多年时光

我们走在雨和雨的间歇里
肩头清晰地靠在一起
却没有一句要说的话

我们刚从屋子里出来
所以没有一句要说的话
这是长久生活在一起
造成的

滴水的声音像折下的一支细枝条
像过冬的梅花

父亲的头发已经全白
但这近乎于一种灵魂
会使人不禁肃然起敬

依然是熟悉的街道
熟悉的人要举手致意
父亲和我都怀着难言的恩情
安详地走着

Posted in 暂未归类

中国人唯一最好的朋友是美国人?

去过两次美国,印象非常斑驳,不过自由和平等却是一定的,这点我可以作证。

今天读到这篇文章《流沙河:中国人在全世界唯一最好的朋友是美国人》,虽然并不完全赞成,也愿意推荐给大家。

流沙河,大学时代读过他的诗呐,那是很久以前的过去了:

  理想是石,敲出星星之火;
理想是火,点燃熄灭的灯;
  理想是灯,照亮夜行的路;
  理想是路,引你走到黎明。
  饥寒的年代里,理想是温饱;
  温饱的年代里,理想是文明。
  离乱的年代里,理想是安定;
  安定的年代里,理想是繁荣。
  理想如珍珠,一颗缀连着一颗,
  贯古今,串未来,莹莹光无尽。
  美丽的珍珠链,历史的脊梁骨,
  古照今,今照来,先辈照子孙。
  理想是罗盘,给船舶导引方向;
  理想是船舶,载着你出海远行。
  但理想有时候又是海天相吻的弧线,
  可望不可即,折磨着你那进取的心。
  理想使你微笑地观察着生活;
  理想使你倔强地反抗着命运。
  理想使你忘记鬓发早白;
  理想使你头白仍然天真。
  理想是闹钟,敲碎你的黄金梦;
  理想是肥皂,洗濯你的自私心。
  理想既是一种获得,
  理想又是一种牺牲。
  理想如果给你带来荣誉,
  那只不过是它的副产品,
  而更多的是带来被误解的寂寥,
  寂寥里的欢笑,欢笑里的酸辛。
  理想使忠厚者常遭不幸;
  理想使不幸者绝处逢生。
  平凡的人因有理想而伟大;
  有理想者就是一个“大写的人”。
  世界上总有人抛弃了理想,
  理想却从来不抛弃任何人。
  给罪人新生,理想是还魂的仙草;
  唤浪子回头,理想是慈爱的母亲。
  理想被玷污了,不必怨恨,
  那是妖魔在考验你的坚贞;
  理想被扒窃了,不必哭泣,
  快去找回来,以后要当心!
  英雄失去理想,蜕作庸人,
  可厌地夸耀着当年的功勋;
  庸人失去理想,碌碌终生,
  可笑地诅咒着眼前的环境。
  理想开花,桃李要结甜果;
  理想抽芽,榆杨会有浓阴。
  请乘理想之马,挥鞭从此起程,
  路上春色正好,天上太阳正晴。

Posted in 暂未归类

圣诞歌,请用粤语演唱

《圣诞歌》(请用粤语演唱,谢谢)
蒸糕包、蒸糕包、蒸糕大个包
朱古力加波板糖点会吃得包
嘿!耶苏娶老婆
耶苏好折堕
耶苏差我三蚊鸡我逼拒跳落河~~
耶穌打救人
耶穌搵我笨
耶稣差我三千蚊走佬番深圳~~~~
利疊利 利疊利 認真禾味
借借下 利疊利 三千變六皮!
YEAH!

Posted in 暂未归类

将军是什么?

将军是什么?特意百度了一下,结果如下:

春秋时代以卿统军,故称卿为将军;一军之帅称将军。见《国语•晋语四》、《左传•昭公二十八年》:“岂将军食之而有不足?”。此皆非正式官名。到战国时代始为正式官名,而卿仍称将军。见《史记•廉颇蔺相如列传》;又置前后左右将军。秦因之。汉置大将军、骠骑将军,位次丞相;车骑将军、卫将军、前后左右将军,位次上卿。见《汉书•百官公卿表上》。西汉还有“中将军”,见《汉书•卫青霍去病传》、《史记•卫将军骠骑列传》。晋朝有骠骑、车骑、卫将军,有伏波、抚军、都护、镇军、中军、四征、四镇、龙骧、典军、上军、辅国等大将军,开府者位从公,不开府者秩二品。三品将军秩二千石。见《晋书•职官志》。晋诸州刺史多以将军开府,都督军事。南北朝时将军名号极多,权位不一。自唐以后,上将军、大将军、将军,或为环卫官,或为武散官。宋、元、明三朝,多以将军为武散官;殿廷武士也称将军。明清两代,有战事出征,置大将军和将军,战争结束则免。清朝,将军为宗室爵号之一;驻防各地的军事长官也称将军。

文字很啰嗦,反正自古以来,没打过仗的,不敢号称自己是将才吧。

1949年中共取得政权,十大将军有粟裕、徐海东、黄克诚、陈赓、谭政、肖劲光、张云逸、罗瑞卿、王树声、许光达,尤以粟、陈、肖等战功赫赫,和元帅们站在一起,根本无需心虚,可以平视甚至俯视。

和平年代,将军好做,士兵不好做——需要服侍很多将军哩。唱歌、说话甚至说不出什么话的将军,又是什么东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