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时评快呛

城市更本质的是幸福与否

今天,250举行了小小的告别散伙仪式,我请大家吃煲仔饭和肉包子,一埋单,居然正好是250,很吉祥的数字!

亚残运闭幕了,漫天焰火在寒冷的冬天里绽放,我的眼里有笑也有泪,感性的闭幕式相当成功。

对广州来说,过去的一个月,从亚运到亚残,展示着城市奢华的一面——像我们不羁的青春,总希望向成人的威权宣示自己的存在,唱着《闪亮的日子》在聚光灯下登场……城市拒绝寂寞,它需要亮相,在盛大的节庆中释放能量。

作为一名良好市民,我当然希望自己的城市成功,即使我并不喜欢喧闹和挥霍。然而城市更本质的是幸福与否——市民幸福了,才是城市真正的终极的成功!

Posted in 时评快呛

证明了国强,该证明民富了

上海刚刚告别世博,广州立即进入亚运时刻。

从北京奥运,经过国庆阅兵,再到谢幕的世博以及即将上映的亚运,再加上接踵而来的深圳大运和南京青奥,中国都在用奢华的布景向世界证实着自己的硬实力,经过反反复复的论证,除了发展中国家的身份,国强已是不争事实。

那么,民富的年代何时到来呢?

证明了国强,该证明民富了!

Posted in 时评快呛

政府综合应急管理让人揪心

幸运的事情各有各的幸运,不幸的事情却有太多共同点。

拿2010年海南水灾和2008年冰灾在广州触发的严重公共事件比较,竟发现许多相似之处——更不幸的是,政府的应急管理能力并无明显进步。

发生的时间都紧贴节日甚至就在节日当中,大量公务员休假或准备休假,政府机构不在状态,公共服务陷于惯性运行。

如果此时天灾出现,肩负危机应对现任的政府必然是组织不力,毫无章法可言,搞不好还会溃不成军,天灾变成人祸。

预警也是很大问题。2008年和2010年,天气预报都准确预计了灾害的来临,但预报并未被政府转换为预警,降温和暴雨就这样淹没在海量的信息中,宝贵的准备和预防时间就这样被轻轻放过,最终酿成严重损失。

2008年春节前的广州火车站广场,2010年国庆期间海南各地,一盘散沙似的外地人云集在一起,不懂得求助的手续,不清楚自救的办法,收不到准确的信息——高度聚集的人群被围困在信息孤岛中,恐惧、焦虑和无助不断漫延,群体事件一触即发。

从2008到2010,经历了汶川、奥运和舟曲,各级政府的综合应急管理能力仍然让人揪心。

Posted in 原创画报, 时评快呛

赤岗二塔

市民叫小蛮腰或扭纹柴,官方宣布为广州塔……

感谢国家,你生日我放假而且是长假。

广州的新电视塔成了市民茶余饭后的话题,因为市民昵称小蛮腰或扭纹柴或羊巅峰惯了,广州日报花十万大元征集的海心塔少人问津,官方最近正式公布的广州塔更是招致许多口水。

当家难呀,本来就是官府的建筑,命名权自然应该属于政府。懒人政治当今大行其道,广州市政府也就是懒点,会生仔不会起名——除了治保协警以后再请帮起名协理员吧,没想到讨好广州的市民们那么地不容易。

有人说,如果在广州的塔就叫广州塔,那么更具体地说,塔在海珠区也可以叫海珠塔,再细点不是在赤岗吗,那就命名为赤岗塔,可惜古代已经有赤岗塔了——古代海上丝绸之路文物之一,那干脆准确地给它个名字——赤岗二塔!

Posted in 时评快呛

本人幸福了!

据《朝鲜日报》、《日本体育》等多家媒体的报道。日前在平壤人民文化宫召开了一个思想批斗会,来自朝鲜体育界400余名代表对朝鲜男子足球队进行了严厉的批判,主帅金正勋虽然在会上做出了深刻的检讨,但在会后依然被送到矿山接受劳动改造。

本人幸福了——幸福感有了明显提高,但时空概念开始错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