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黑白手绘

1988年代的黑白手绘(12)

知识决定命运还是知识不能决定命运?”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在念中学的时候,课文里有一篇《科学的春天》,现在已经给证明为人品极端“败坏”的郭老,穷极诗意的语言,赞美知识的春天、知识分子的春天,使人血脉贲张充满前进的力量。

  回过头看,改革的初期洋溢着理想主义,高歌着《八十年代新一辈》,一度凤毛麟角的知识分子队伍,吹牛一样扩充起来。然后到了八十年代末,终于掀起影响深远的波澜。

  今天,知识分子差不多成了骂人的专用名词,“你全家都知识分子!”心里头一定不会舒服,君不见社会评价负面排行榜上勇夺冠亚季军的职业,包括医生、学者、新闻工作者等等,理论上都被归入知识分子的范畴。

  老百姓那边厢冷冷地看——贪官们的学历越来越高,专著等身,书法也愈见炉火纯青。

  容我抄一段书:“以往的哲学家往往将意识形态与科学相提并论,其实,这两个概念有着本质的区别(阿尔都塞《保卫马克思》)。”科学的春天,还是某种意识形态的春天?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