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媒体观察

多年前的一次争论

    就因为印刷传媒与电子传媒哪个更象回事的话题,美国新闻界曾经发生过一场的未分高低的争论。
    哥伦比亚广播公司外勤记者库拉尔特以“摧枯拉朽之势”发表了一通高论,他坚持认为美国差不多每一个地方的电视台,能留给他的唯一印象,只是播音员的头发的颜色和发型。他说:“我们的大多数公民是从电视里获得消息的,千百万人正是从某一个人那里获得赖以生存的消息。但是,这个人的同事们却不相信他能准确地报道他下午的那场高尔夫球”,他接着说:“我希望我能为我们这个职业而自豪”。
    底格律前新闻主任普拉托同意库拉尔的观点,但是他指出毛病出在电视台的管理层中间,他说库拉尔特忽视了“勤奋、合格的电视记者,他们在那里徒劳地奋斗。有许多优秀记者,他们正在努力。但是电视台决策层就是不让他们把事情管起来”。
 当然,他这里谈的是体制问题,或许这才是问题的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