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纯属虚构

名医的故事(3):师太

名医深谙养生之道,八十多岁了,倒像六十出头的样子,更奇妙的是,牙齿一颗没少,头发居然还是黑黑的,不必染。

2003年,全国上下一片忙乱地抗击“非典”,名医一边看CCTV的《面对面》,一边想怎么可以让中医派上用场。电视看完了,方子基本也出来了,他打电话给院长,当时还是副院长,语气无庸置疑:“你赶快来我这里一下。”

副院长忙得脚不沾地,本来想推说没空不见,听老师在电话里中气十足,不知老头子葫芦里卖什么药,于是连滚带爬来到名医家里。

名医把三张方子一摊:“你的机会来了。”副院长一看,三张方子,针对“非典”病毒下药,三付药环环相扣,逐个击破,连称“老师英明”,心想中医立功的机会到了,自己脱“裤”(副)的机会也到了。

果然,三张方子大出风头,副院长得偿所愿成了院长,低调操作的名医也被冠以“抗非英雄”的名衔,从CCTV到BBC、NBC各路媒体纷纷登门采访,院长介绍他的时候,口口声声“我的老师是中医的大功臣”,老头子嘴上不说,心里头挺得意的,精神状态越发飒爽起来,出现在电视、报纸上完全是“偶像派美男”的样子。

没多久,陪着记者采访名医的院长察觉到两大变化——来的差不多全是年轻美貌的女记者,在她们面前,名医像发情期的小伙子那样侃侃而谈、妙语连珠,惹得那班小女孩像追星族一样发出尖叫;没多久,院长发现师太比自己更寸步不离,运动员出身的师太穿上名牌的套裙,挤走院长紧挨着名医坐下,一只手还不忘记去抓名医的手,以便展示和谐家庭、道德模范的良好公众形象。

如果女记者们的眼神流露出太多的爱慕,师太的双眼还会射出两道冷冷的、恨不得把某些东西撕碎的光线……

很快,连沉浸在众星捧月快乐之中的名医也感到了威胁,惯常早晚两次在宿舍区的散步,过去从不参与的太太像领导的秘书一样紧跟其后;给研究生上课,只会打篮球和做家务的太太比自己的助理还积极,因为,研究生里面有几位年轻的女性,甚至招博士、硕士的时候,太太还给招生办打电话:“老头子的规矩是不招女生的请务必照办”;全国雪花似的来信,名医只能看到少数的几封,其余“不怀好意”的统统给师太喂进了专门购买的碎纸机。

名医曾经抗议过:“老太婆你干什么?我都什么年纪了,你疑神疑鬼的多余嘛。”

听闻此言,师太委屈得眼泪哗哗直流:“你嫌我老了你出名了那些狐狸精都喜欢缠着你你那些是学生吗才不是她们不就是‘灭绝师太’的野心家阴谋家篡党夺权的勾当你看你的眼神我跟你六十年你从来没这样看过我我嫁给你的时候才19岁啊我父母觉得你又穷又丑不准我嫁给你我跟父母都翻脸了呀你现在出名了有钱了领导看得起你了女人们都喜欢你了你就抖起来了啊你怎么接受的党的多年教育怎么领会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怎么科学地发展啊你啊列宁说过忘记过去就是背叛你还有良心吗要回到毛爷爷的年代你早给发配到干校农场给折磨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你啊不要以为自己是克林顿想搞个什么门呀你什么门什么都没门……”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