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亚运(4)

Posted: 2010-08-12 by 纽士巴(newsbar) in 浮生小记

同行都知道,做官方指定的片子难,领导审看通过片子更难。

01年或者02年,市政府非常“豪气”地拿了几万块钱拍条广州的城市宣传片,我等几个折腾好几个月终于出来了——《广州》,拿到市政府常务会议上审,当时林树森做市长,一直埋头批文件,他手下那帮局长办公厅主任什么的,把片子狠批了一通,大体意见是广州如此伟大的城市应该由也只能由张艺谋执导,七嘴八舌的力求在最短的时间里用口水把我们几个“人民公敌”淹死,林最后沉了脸说不议了下一个议程。

好像这是第一次和林打交道,印象较深。

在广州申报“联合国人居范例奖”影视资料里,我这样写道:

和许多发展中国家的特大型城市一样,20世纪80年代开始,广州进入经济高速起飞的时期,活跃的经济因素不断冲击原本平静的城市生活,外来人口大量涌入,城市生活面临着交通堵塞、环境污染、区街脏乱的威胁,一位摇滚歌手专门写了一首讽刺的歌曲《塞车》。

[李春波《塞车》:“实话说广州这地方真不错,最让我头疼的是塞车,天气那么热,人又那么多,路是那么窄,各种车又挺多的”]

民意调查机构收集的数据证明,当时有70%甚至更多的居民对城市生活的感觉和这位歌手是一样的。

1996年,曾经是建筑工程师的林树森当选为广州市政府第13任市长,这时他要面对的是有生以来最艰巨的工程……林树森承认,雄心勃勃的五年计划受到人本主义城市价值观的深刻影响,计划明确把居民们的利益置于首要地位,此举得到居民们的积极回应。

林在审片的时候,很平静地接受了这样的出场方式,只说了一句:我穿T恤衫也挺好看的,不一定穿西装。

说回2004年的申亚陈述片。4月9日,广州申亚陈述片“初片”样稿送交亚申委审核,与初定的截拍时间——“4月15日”相比,陈述片的制作提前了5天。

审片后,市政府秘书长陈耀光说自己“激动得流了两次眼泪”,他表示这个片制作精美,表述到位,能感动观众,而摄制组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能拿出这么高水平的影片,本身就非常令人感动。

但到了4月10日,情况急转直下。那天广州申亚陈述片在市政府礼堂首映,第一次和陈述人做配合,过程大致顺利。体育总局副局长杨树安、顾耀铭评讲的时候,表扬了陈述人,话锋一转严厉批评起陈述片:我们需要张艺谋申奥片那种热烈激情,用中国气派广州特色打动人心,现在的片子不符合要求一定不能用,否则会导致申办失败……

一盆冷水从头到脚,我们自然大惊失色,代表市政府坐阵的副市长李卓彬(现任致公党中央副主席)也给弄得非常狼狈,没有人敢解释陈述片其实就是由体育总局交办的我们只是奉命行事而已,会议在冷场和尴尬中结束。

亚申委考虑用孙周的宣传片代替我们的陈述片向亚奥理事会报告,这样的结果让我们非常郁闷,当时,涂副台长语重心长地对我说:两条片子你都参与了,以大局为重吧。那两晚没去华噢做后期,据说宣传片的团队士气大振,通宵达旦赶工期。

之后一天,李卓彬和古石阳找我过去,说魏(纪中)老坚持向亚奥理事会报告需要陈述片,既然总局内部有不同意见,我们送省请许德立副省长审看吧。

4月12日,珠岛宾馆,我们的送审“流动放映队”请广东省副省长、广州亚申委执行主席许德立审看申亚陈述片。许请省市体育局长提了些修改意见,然后说:“片子拍得很美,很有艺术性,虽然不是艺术片,但有很好的艺术效果;虽然不是宣传片,但是也起到了宣传广州的效果,贯穿了申亚的理念”。他说这个片拿得出手,估计效果也会好,他还说,他赞成这样拍,画面美,环境好,氛围好,体现了广州城市的美、和平时代的和平生活和劳动,也体现了广州人的体育活动和体育风尚。许说得很慢,我基本上记下来了。

峰回路转,柳暗花明——珠岛宾馆的木棉树上盛放着火红的花朵,至今难忘。

4月14日上午,广州申亚陈述报告会在广州大厦进行最后演练,魏纪中担任模拟的亚奥理事会评估团团长,逐一点评陈述人的表现,会上申亚陈述片获得终审通过。广州市副市长李卓彬对申亚陈述片的质量和摄制小组的工作给予高度评价:广州有大事的时候就有你们的参与,你们的片子做得很好。

李也出现在广州申报“联合国人居范例奖”影视资料中,我是这样介绍他的身份的:

李卓彬是城市规划专家,1998年成为广州市副市长,一直负责五年城市环境整治行动的实施和推进,他对五年行动的效果进行了深入的哲学式的思考……

4月14日,有两个市领导加入到申亚工作中,据说都是林树森(时任中共广东省委常委、广州市委书记)安排的——一个是市长张广宁(现任中共广东省委常委、广州市委书记),另一个是副市长王晓玲(现任中共广州市委常委、宣传部长)。

会上也确定了15日“广州申办2010年亚运会陈述报告会”的陈述人,成功的很紧张,落选的很沮丧——跟我们前几天的心态一模一样,经过一轮波折,我的平静多了,谁知道第二天还是出现了突发的情况,非常有意思。

  转载请保留原始链接作者

  1. Ed Hardy Jeans说道:

    人不是鱼,怎会了解鱼的忧愁。

    鱼不是鸟,怎会了解鸟的快乐。

    鸟不是人,怎会了解人的荒唐。

    人不是鸟,怎会了解鸟的自由。

    鸟不是鱼,怎会了解鱼的深沉。

    鱼不是人,怎会了解人的幼稚。

    你不是我,怎会了解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