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2002

从俄罗斯人的婚礼说到“七七事变”

Posted: 6th 七月 2002 by 纽士巴(newsbar) in 时评快呛

最近去了一趟俄罗斯,正好是夏季,结婚的人特别多。要说他们婚礼,排场肯定比不过咱们,不过有个习惯很好,就是爱到无 […]

  转载请保留原始链接作者

“五一”长假重庆大半天游

Posted: 6th 五月 2002 by 纽士巴(newsbar) in 自游世界

      到重庆,全是因为南方航空明珠俱乐部送的机票,原来很想经重庆去西藏,但一直忙,机票延过以后也快过期了 […]

  转载请保留原始链接作者

谁是“网络经济”的救星?

Posted: 4th 五月 2002 by 纽士巴(newsbar) in 时评快呛

答曰:收费。又问:怎样收费?再答:向色情网站学习。这不是开玩笑,美国营销学教授施密特莱表示,在互联网的圈地运动 […]

  转载请保留原始链接作者

2001年最值得回味的一些流行词汇(续)

Posted: 3rd 一月 2002 by 纽士巴(newsbar) in 时评快呛

股民  股民的读音时有改变,股市好时会被人叫做“鼓”民,“荷包”鼓鼓的“鼓”,但有时会被人叫成“苦”民,股市低 […]

  转载请保留原始链接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