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2000

我所亲历的这个世纪

Posted: 31st 十二月 2000 by 纽士巴(newsbar) in 时评快呛

2000年12月31日,记忆和思绪停留在这个世纪,内心深处,我极愿意称她做“我的世纪”,因为我的成长、感动、悲 […]

  转载请保留原始链接作者

《花样年华》和新婚姻家庭法

Posted: 20th 十二月 2000 by 纽士巴(newsbar) in 时评快呛

是在香港看的《花样年华》,梁朝伟和张曼玉精彩演绎的“婚外恋”故事结束,开灯散场的时候,年轻的情侣们显得有些茫然 […]

  转载请保留原始链接作者

中国渔政31号(长篇电视故事)

Posted: 12th 十二月 2000 by 纽士巴(newsbar) in 自游世界

(单色画面,小艇高速驶向中国渔政31号。字幕:从广州到南沙群岛,一路上风高浪急,因为工作条件的限制,记者不得已 […]

  转载请保留原始链接作者

咱们替美国操心什么?

Posted: 9th 十一月 2000 by 纽士巴(newsbar) in 时评快呛

最近这两天,美国的大选成了我和不少朋友的热门话题,许多跟我们的生活更加息息相关的问题,比如饮料和饮食行业“加征 […]

  转载请保留原始链接作者

网络上弥漫着征服的气味

Posted: 7th 十一月 2000 by 纽士巴(newsbar) in 媒体观察

作为传媒中人,原就是比较关注媒体的,尤其是第四媒体。最近从《联合早报》网得知,网络上最新出现了一个以脱为号召的 […]

  转载请保留原始链接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