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暂未归类

合唱团里

我是最沉默的歌者
我的声音从来没有
传到一米之外
此起彼伏的声部里
没有我感动的旋律
没有我喜爱的歌曲
每天在麻木应和着
那些无聊平庸声音
直到嗓音嘶哑
直到心如止水

终于走到这地方
遇见陌生的家园
却有往年那阵风
吹落树叶和泪珠
时间缩得很短
日子过得太快
生活些许惨淡
心底却总笑藏
最初那天
那缕阳光

Posted in 原创画报, 浮生小记

2019:我在广州 寸步不离

 

夕阳

2019年5月4日,中国青年节。已不青年的我通宵值班,清晨看到的广州,朦朦胧胧中苏醒。

2019年12月24日,西方平安夜。素无宗教信仰的我,简单粗暴地剪接了这段视频,原想配上音乐,犹豫一阵,打消了配乐的念头。

因为,这一年:
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
没有音乐,就是最美的音乐

这一年,从未想会如此度过。

我以为和过往许多年那样,在某个时候匆匆收拾行装,去到世界某个地方,陌生的,生动的,跳跃的,真实的,令我向往。

冥冥中,计划从来跟不上变化,一次突然变故,让我从元旦到除夕,留在广州,寸步不离。

用得最多的拍摄工具,除了天天不离身的手机,就是大疆“御”Mavic 2,俗称会飞的哈苏相机,不过畅飞的次数,寥寥可数、可怜巴巴的就那么几次。

好在广州从不缺少航拍题材,例如广州塔,拍了多次,尝试多次,感觉还可以创新,还可以努力。

以及城市里各种形状,方的,圆的,长的,扁的,尤其是奥妙的抛物线,百拍不厌。

城市之心。广州大桥二沙岛引桥,公园里红棉造型的景观。

四季花城。羊城长夏无冬,北国冰雪覆盖的冬季,这里仍然花开不败。

中大很出名,中大布匹市场同样。

但是它要搬走了。

传出布匹市场远迁清远的消息,断断续续地做了一个《论城市的挤压成型》系列,记录布匹市场商圈的沧海桑田。

相当一段时间,只能宅家里静养,捡起久违的静物做了一点点创意,自己觉得蛮有意思。

昨晚,深冬的广州貌似气温在20度以上,辗转反侧,好不容易睡着了,却梦到这样场景:

夜里,驱车城市远郊,天空上出现了一个奇怪的飞行物,从没有见过的,忽高忽低。

飞行物越来越多,漫山遍野,铺天盖地,甚至在山谷建立起庞大基地。

企图终结我们的人类社会!

人们和突如其来的厄运搏斗,他们勇敢地扑上去,男人和女人,展现着与命运抗争的惊人勇气。

人们一次次冲上山脊,一次次冲下山谷,一次次牺牲,一次次反扑。

有如史诗一般。

这些场景,从未在我镜头里出现。

Posted in 原创画报, 我写我心

生命如落叶飘零

当一颗种子撒播
在大地某个角落
经过那些阳光或
暴雨接踵的时刻
生命骄傲昂起头
不顾一切
生机勃勃

之后短暂的青葱
天空混合泥土及
植物常见的鲜活
我们吼着没心没肺的
摇滚,终走在了一起
青春无敌
肆意挥霍

时光就这样聚散
秋季多几分寂寞
生命如落叶飘零
一个人对月起舞
一支曲渐到尾声
叶落归根
人生几何

(写于生日之际)

Posted in 原创画报, 我写我心

你最好的时光 我最好的记忆​​​​

 

 

 

 

 

 

 

 

 

 

 

 

 

 

 

 

梦里,你健壮、寡言
始终是儿子心中的英雄
略卷的浓密的黑发
半眯着温和的眼神
你带我走进生命
去过那些陌生地方
告诉我不需要害怕
你在我身边守护着
即使我不知不觉中
长大成人浪迹天涯
哼唱着你教会我的歌谣
步履蹒跚离开你的视线
在飘荡星河的遥远天际
独自品尝人生的甜与涩
场景在时光倒流中
变幻无穷光影斑驳

我终于有了自己的生活
生活里没有你的位置
我相信自己会变得如你
成熟、理性和健硕
独自面对纷乱如麻
却生机盎然的生活
异乡孤独寂寞的夜
我才会想起你
想起你的想念
想起你的爱意
太阳升起的另一天
我戴上灰白色面具
机械饰演某个角色
直到另一个孤独的夜
再想起你和与你的约定
然后又在忙乱中淡忘
曾珍视的一切
即便如此
那些日子
仍是你最好的时光
仍是我最好的记忆​​​​

(思念是最美好的情感)

Posted in 原创画报, 我写我心

过去和未来之间


 

 

 

 

 

 

 

一些事情走过去
一些记忆丢失了

时间的的嗒嗒
水滴石穿
永无止息
你和你的阳光
留在这里
然而时间流逝
看见春天一霎那
冬天,轰然降临

他们留在
不可知的过去
我们脚步蹒跚
走向未来的
更多不可知
过去和未来之间
扩散着膨胀着
某种白色气体

一些事情走过去
一些记忆丢失了

(总在某些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