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原创画报, 浮生小记

2019:我在广州 寸步不离

 

夕阳

2019年5月4日,中国青年节。已不青年的我通宵值班,清晨看到的广州,朦朦胧胧中苏醒。

2019年12月24日,西方平安夜。素无宗教信仰的我,简单粗暴地剪接了这段视频,原想配上音乐,犹豫一阵,打消了配乐的念头。

因为,这一年:
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
没有音乐,就是最美的音乐

这一年,从未想会如此度过。

我以为和过往许多年那样,在某个时候匆匆收拾行装,去到世界某个地方,陌生的,生动的,跳跃的,真实的,令我向往。

冥冥中,计划从来跟不上变化,一次突然变故,让我从元旦到除夕,留在广州,寸步不离。

用得最多的拍摄工具,除了天天不离身的手机,就是大疆“御”Mavic 2,俗称会飞的哈苏相机,不过畅飞的次数,寥寥可数、可怜巴巴的就那么几次。

好在广州从不缺少航拍题材,例如广州塔,拍了多次,尝试多次,感觉还可以创新,还可以努力。

以及城市里各种形状,方的,圆的,长的,扁的,尤其是奥妙的抛物线,百拍不厌。

城市之心。广州大桥二沙岛引桥,公园里红棉造型的景观。

四季花城。羊城长夏无冬,北国冰雪覆盖的冬季,这里仍然花开不败。

中大很出名,中大布匹市场同样。

但是它要搬走了。

传出布匹市场远迁清远的消息,断断续续地做了一个《论城市的挤压成型》系列,记录布匹市场商圈的沧海桑田。

相当一段时间,只能宅家里静养,捡起久违的静物做了一点点创意,自己觉得蛮有意思。

昨晚,深冬的广州貌似气温在20度以上,辗转反侧,好不容易睡着了,却梦到这样场景:

夜里,驱车城市远郊,天空上出现了一个奇怪的飞行物,从没有见过的,忽高忽低。

飞行物越来越多,漫山遍野,铺天盖地,甚至在山谷建立起庞大基地。

企图终结我们的人类社会!

人们和突如其来的厄运搏斗,他们勇敢地扑上去,男人和女人,展现着与命运抗争的惊人勇气。

人们一次次冲上山脊,一次次冲下山谷,一次次牺牲,一次次反扑。

有如史诗一般。

这些场景,从未在我镜头里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