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原创画报, 媒体观察

物竞天择 适者生存

中广天择传媒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天择传媒)是长沙广播电视集团(即长沙台)国有控股的全媒体视频内容制作与营销公司,主营电视、互联网和手机电视等视频内容的制作、发行和营销;以自主生产的视频内容为核心的衍生价值的开发;大型商业活动、娱乐活动、文化活动的策划、实施和衍生价值的开发。

中广天择传媒股份公司的标识设计。(曾志摄)

湖南台在省级卫视中的江湖地位众所周知,它认第二无人敢认第一,省会城市台长沙台与其同城竞争,面临的情势远非其他一些省会城市台可比,毕竟湖北、四川的卫视都算不上强势,为武汉台、成都台多少留下一些生存空间。个人觉得某种程度上,似乎只有广州的地面频道竞争可以相提并论。正是这样的原因,使我对长沙台和天择传媒多了几分好奇心和探究的欲望。

无从猜测长沙台的原意,私下琢磨“天择”摘引自严复译著《天演论》中的名句“物竞天择适者生存”,长沙台将其控股的企业命名为天择,本身就有背水一战的悲壮含义——适应变化就存活,不适应变化就灭亡,正如长沙台台长曾雄所言:“市场永远是公平的,面对市场竞争,湖南台也好长沙台也好培养的都是‘你死我活’的狼性文化。”在省市台堪称惨烈的短兵相接中,长沙台最具“狼性”的政法频道,当年的频道总监正是今天的台长曾雄,他也是天择传媒的董事长;而天择传媒年轻的总经理傅冠军,当年的角色是政法频道副总监,从这个角度分析,天择传媒传承着长沙台政法频道狼性文化的基因,并通过市场拓展的方式,将这种富于个性也饱受争议的基因散播到全国。事实上,最初的企业名称叫“长广天择”——长沙广电的天择,后来果断更名为“中广天择”,表明企业的战略眼光和市场野心扩展到全中国,长沙台的狼性文化由此细节也可见一斑。

天择传媒号称“中国地面台合作专家”、“优质视频内容提供商”,截至2014年底,节目供应超过350家,其中合作台181家,覆盖人口8亿。从最初向地面台供应《观点致胜》、《知音人间》、《X档案》、《记者再报告》等品牌栏目,到今天为省级卫视度身打造《远方的爸爸》、《星动亚洲》、《冲上云霄》等大型真人秀节目,短短几年功夫,一家由城市台组建的节目制作公司,一跃而为国内视频内容研发和制作的龙头企业,如果不是今年“救市”的耽搁,天择传媒就能成功上市,而生于1977年的傅冠军,也有望成为中国上市公司中最年轻的CEO。

纵观近年天择传媒崛起的轨迹,我认为有以下几个重要因素:

1.现象级创意。天择传媒认为,只有集中力量做大型项目,才有更大的成功几率。早在前两年,室内真人秀大行其道的时候,他们预见到竞技挑战、极限挑战有望成为2015年电视行业新现象,并且取代艺术选秀成为电视真人秀的新霸主,天择传媒继《超级女兵》、《私人订制》、《烈火雄心》、《百万粉丝》、《火线英雄》之后,在辽宁卫视推出“中国首档飞行梦想真人秀《冲上云霄》”。原有“(赵)本山台”之称的辽宁台,凭借这个节目与其他省级卫视同类型节目如《壮志凌云》(江苏卫视自称“全国首档飞行励志真人秀”)抗衡,分抢暑假档期的卫视收视市场,并在新媒体平台上收获众多的关注。

2.本地化模式。本国广电媒体上的节目模式,即使号称100%自主研发的,客观上或多或少都与韩日欧美的类型化节目有关。为促进国内外优秀电视节目模式交流合作,天择传媒成立了模式中心,下设模式研究、国际合作、舆情监控等部门,希望通过模式引进、研发培训、共同开发等方式,与世界一流媒体集团开展战略合作,实现资源共享、优势互补。模式不管是研发还是引进,所谓面向市场即是面向特定的受众,模式不可能放之四海而皆准,本地化加工非常重要,像《星动亚洲》虽由中韩电视机构联合制作,但节目模式是天择传媒提出完善,并由其整合资源,一反过去中韩合作中韩方主导的状况。

3.工业化生产。天择传媒员工近500人,70%为制作人员,公司以中心制将这些人分成了专为不同平台打造节目的团队,其中大片中心负责卫视节目,内容中心负责地面频道节目,而活动中心负责制作活动型节目,中心下设20多个团队,每天生产6个小时节目,数量相当惊人。若非采用工业生产、流水线作业的概念,以传统的自产自销方式,不可能实现这样的生产规模,而只有生产规模达到一定水平时,企业的生产效率才能支持运作成本和经营收入,企业才能自主生存和发展。

中广天择传媒股份公司的办公室。(曾志摄)

目前大多数城市台的现状,打个不恰当的比方,还停留在自给自足的农耕社会,当电视人自诩为手艺人精雕细琢、慢工出细活的时候,媒体市场正发生着翻天覆地的改变,电视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从艺术殿堂上走下,成为公众每日从琳琅满目的超市货架上快速选择或舍弃的快餐产品,而快餐又怎可能从市场上赚回“满汉全席”的回报呢?所以天择传媒的生存空间在于:一是有买卖(订单)才有生产,快速应对市场需要;二是满负荷运作,效益最大化;三是模式可以复制,利于达成多种形式的合作。

这次调研,颇为惊奇地发现长沙台、武汉台都仍然在力推制播分离,除了新闻和一些需要扶持保护的节目,大量的常规节目尤其是娱乐节目都在转型,从自制自播变为市场化生产。当然,唯有实行制播分离之后,类似天择、天娱、灿星这类内容制作公司才有生存的前提和发展的空间。从城市台的角度看,天娱、灿星依托于财大气粗的省级卫视,我们只能努力仰头羡慕;而同属城市台阵营的长沙台和天择传媒,会带给我们更多的思考和启发。

能不能搞一个粤语版的“天择传媒”呢?台领导想到了这个问题,并且就此展开专项调研。有时成功就来自于最初的激情与冲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也在构思着未来的蓝图——虽然知道离成功还有很远很远,但是,不努力梦想一定不能实现,努力了梦想万一实现了呢……

1.珠三角地缘文化优势:广东地区、特别是珠三角地区的文化地缘有着紧密的联系,特别是以粤语为主要方言的岭南文化非常浓郁。

2.珠三角地区以粤语播出的电视媒体众多、经济发达、受众密集,有相同的文化基因。

3.依托广州作为大珠三角龙头城市和岭南文化发源地的核心资源,我台牵头成立面向大珠三角市场、以粤语视频产品为主营业务的粤语版“天择传媒”,引入广告公司、港澳电视产业机构甚至战略投资者按比例入股,以公司化运作为大珠三角地区的传统电视媒体及新媒体提供优质的视频节目资源。

4.粤语版“天择传媒”整合内部各方面资源,进行产业化运作,择机增资扩股并争取上市融资,通过市场运作。

5.借助语种天然形成的文化“壁垒”,公司起步阶段主打适合大珠三角受众喜好的短小精悍、个性鲜明的粤语节目,如翡翠台制作过的学习粤语专题节目《最紧要正字》等。

6.随业务发展,开拓如时评内容、情景短剧等适合传统媒体及新媒体多渠道分发传播的视频节目。

想想都要醉了。不过现实中的确千难万险,“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如果不是主动适应媒体市场的转变,我们又如何能在不可预知的未来里生存和发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