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浮生小记

木棉

地道的广州人没有不喜欢木棉的,喜欢它的花,也喜欢它的树,甚至喜欢它飘落的棉蕠。

木棉家常又亲切。广东地区湿气重,人们常会用木棉花煲一些凉茶或汤水饮用,比如五花茶、木棉陈皮粥,用来清热祛湿。

木棉提供无穷想象力。文学解冻的1977年,还是女文青的舒婷写下《致橡树》,其中有这样的诗句:“不,这些都还不够!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做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

木棉富于英雄气质。“红棉盛放,天气暖洋洋/英姿勃发堪景仰/英雄树,力争向上/志气谁能挡!”罗文的粤语歌《红棉》清俊硬朗,入选1981年十大中文金曲,想象得到香港人那时的意气风发。

木棉见证广东广州开埠历史。古籍记载,南越王赵佗曾在公元前2世纪向汉室天朝献上木棉树一株。因木棉开花时满树红光,故赵将其称为烽火。

木棉是岭南文化的象征物。屈大均的《南海神祠古木棉花歌》这样写木棉花开:“粤江二月三月来,千树万树朱华开。”由古自今,年年如此,这让我觉得,木棉和粤人、粤语、粤曲、粤剧、粤菜一样,是本土文化不变的载体。

木棉是很有趣的拍摄题材。春天时一树火红;夏天时绿叶成荫;秋天时枝叶萧瑟;冬天时擎立寒风,各有各的风情,各有各的观感。当然,最美开花时,“红红的花开满木棉道,长长的街好像在燃烧”,强烈的色彩加上高大挺拔的树型,横拍竖拍怎样拍都拍不尽兴,实属粤人图像创作永恒之主题。

本人今年拍的木棉,前七幅是红外摄影,尼康D200改机(590红外滤片),AF-S 18-200mm DX VR 变焦镜头,换一种角度拍木棉,耳目一新。

DSC_0004

DSC_0004-1

DSC_0010 (3)

DSC_0018

DSC_0019

DSC_0027

DSC_0035

木棉1

木棉3

木棉10

木棉13

Posted in 浮生小记

孤岛

有次参与策划一个音乐项目,我建议用“音乐岛”这个名称,一起的人说“太小资”、“太不商业”否定掉了,我想说的是,这个项目最后无疾而终。

但依然喜欢岛屿的概念——被无边无际的大海包裹着的,小小的岛屿。岛和岛相距遥远,每一座岛因而都是孤岛。2000年冬天,搭渔政船驶往南沙群岛美济礁,那就是一座孤零零的礁盘,与世隔绝……浅海上盛放着五颜六色的珊瑚花,媲美欧洲的皇室花园,长居大陆的人永远想象不到。

小时候,不由自主地向往未来——五颜六色的未来。80年代末之前,一度,也坚信“明天会更好”,期待明天超越今天,而伟大和光明,最终,将完全取代生活中的阴暗面。到了2012年,传说中世界末日的一年,我发现理想成了孤岛,搞不好,很快会被汹涌而至的现实淹没。我们只是一味的赶路,无所谓方向;即使与全世界相反,我们也只是吃惊,逆行的队伍为何如此雄壮?或许在心态上,我们还是生活在孤岛,与世隔绝……

雾都重庆,曾经就是红得发紫的孤岛,亢奋至失去理智;不少事情因孤岛而生,南海、东海和钓鱼岛,不得消停,沸沸扬扬;政府或开发商在“钉子户”周围挖开一道壕沟,大概也是在心理和物理上,让“钉子户”们成为孤独的岛。或许,我们都是孤岛,我知道你的存在,但感觉不到。已故电视人陈虻说:“今天所做的一切相加就等于未来”,但是,许多的孤岛相加,仍然是孤岛。

而,这些都不是让我最无助的,我想说六月那个下雨的夜晚,我无比孤独……

Posted in 浮生小记

继续倾听罗大佑

  罗大佑的影响,覆盖了从台岛到大陆不止一代人。

  罗大佑厚积薄发,《罗大佑自选集》(滚石授权,魔岩发行,1995年出版)集中了他的主要作品,从十年磨一剑“温情脉脉”的《之乎者也》,到以文艺青年“足蹬白球鞋的黑色身影”示人的《青春舞曲》;从当年众说纷纭的《恋曲2000》到通常被听者所忽略的《家》,再到发出“愤怒的声音”的《未来的主人翁》与《爱人同志》。愤怒的罗大佑,温情的罗大佑;简单的罗大佑,复杂的罗大佑;沉默的罗大佑,喋喋不休的罗大佑,始终坚持着各种音乐形式与迥异风格的不懈探索。

  时光流逝,罗大佑渐渐退出闪亮的前台,但他的声音,对这一代人而言,可能没有开始,也没有结束。

  在喧闹而孤寂的时候,至少我们可以,继续倾听罗大佑。

  下面是罗大佑五张国语专辑中的曲目及其在两种选集中的收录情况,其中带*者为《罗大佑自选集》(共三张,滚石授权,魔岩发行,1995年版)中的曲目,*为选辑I,**为选辑II,除此之外,该选辑中还收录了罗大佑的粤语专辑、由其他歌手演绎其作品的合辑中的多首曲目,后者均收录在选辑III中。

之乎者也(1982)
鹿港小镇/恋曲1980/童年*/错误/摇篮曲/之乎者也/乡愁四韵*/将进酒/光阴的故事*/蒲公英

未来的主人翁(1983)
诞生/亚细亚的孤儿*/现象七十二变*/牧童/未来的主人翁*/青春舞曲/爱的箴言/小妹/盲声/稻草人

家(1984)
吾乡印象*/家(I)/超级市民/青蚵嫂/家(II)/我所不能了解的事*/穿过你的黑发的我的手*/ Mysterious Eyes /耶稣另一个名字

爱人同志(1988)
爱人同志/京城夜*/侏儒之歌/黄色脸孔**/不变的结局/恋曲1990/暗恋**/你的样子**/游戏规则/梦

恋曲2000(1994)
东风/就这样吧/天雨/情丝/上海之夜/蓝/台北红玫瑰/倒影/恋曲2000**/五十块钱**(在大陆引进版中这首歌被置换为“大地的孩子”)

Posted in 浮生小记

中奖的奇遇

改革一浪接一浪,忙得昏天黑地,碰巧自己抽出自己做市级某政府奖项的评委,周三下午从文山会海中逃往增城,山青水秀,心旷神怡。

路上收到奇怪的短信,恭喜你中奖了云云,看名字是不大熟的公务员,没往心里去。在某温泉度假酒店做了一天半神仙一样的评委,然后被领导喊回来上班——这次不回永远不必回了吧。

回来马上参会,这时亦师亦友的领导打电话来,说你真中奖了,照片登在某某中央级党报上!很快另一条短信“报喜”,当真?心想这事可闹大了。

办公室没这份党报,上网也查不到,某某网很快弹出收费的窗口,搞来搞去,最后竟然在中组部的网站上找到,赫然头条,照片居然也有,跟另外十一人比,本人奇丑无比,心想早该PS一下光宗耀祖,但邓博士说人民日报从不做假,于是BS自己的虚荣心。

亚运带来源源不断的工作和报酬,还带来了“创先争优”的荣誉,感谢国家!

Posted in 原创画报, 浮生小记

石室:你们都到我跟前来

 石室,广州最负盛名的教堂……

 石室,广州最负盛名的教堂……

 石室,广州最负盛名的教堂……

去石室那天,飘着细雨,天色忧郁。

还在亚残运限行期间,一德路喧闹如常,海味街特有的咸鱼味扑面而来。没有多少人留意到,集市的一角耸立着的哥特式建筑,是广州最负盛名的教堂。

石室的大门上挂着横幅:“祝福亚运,为亚运祈祷”,应时而突兀。偌大的教堂里人不多,一片寂静。

副礼堂上有一行字,触动了我,一个无神论者的心——“凡劳苦而负重担的,你们都到我跟前来,我要使你们安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