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原创画报, 媒体观察, 自游世界

南非札记(上)

南非开普敦桌湾日落2

普通中国人的印象中,非洲就是一片赤贫之地,经济社会发展处于极原始的状态,更不用提他们的媒体,也许比我们伟大祖国落后一个世纪,最少也有20年。

殊不知地处非洲大陆南端的南非共和国,是非洲大陆最富裕的国家,与中国、巴西、俄罗斯、印度一起,同属如日中天的“金砖国家”,在全球事务中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起到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更重要的是,中国和南非处于相似的跨越式发展阶段,呈现类似的特征,可以借鉴、可以学习的地方很多。

南非行政首都比勒陀利亚(Pretoria)南非总统府前游戏的儿童

经济高速增长。中国改革开放以来30多年的经济发展成就有目共睹,非洲现在是世界上经济增速最快的地区之一,而南非是非洲最大经济体和最具影响力的国家之一,其国内生产总值约占撒哈拉以南非洲国家经济总量的三分之一,对地区经济发展起到了重要的引领作用。

社会急剧转型。中国和南非都是从相对封闭的社会形态,通过社会改革的手段逐渐走向开放——中国从计划经济走向市场经济,极大地解放了社会生产力,创造了经济发展的“中国奇迹”;南非在上世纪90年代开始废除白人政府的种族隔离政策,随着国际社会解除实施多年的经济制裁,经济社会空前繁荣,2010年世界杯集中体现了南非的长足进步。当然,在经济社会不断繁荣发展的同时,两国也都不同程度上呈现出转型当中难以回避的问题和弊端,比如南非目前严重的缺电现状,就与中国改革开放之初的情况几乎一模一样。

南非开普敦,从讯号山(Signal Hill)上俯瞰桌湾

媒体迅速扩张。作为社会的晴雨表,媒体的扩张与经济社会发展息息相关;而社会转型中蕴藏的巨大需求,更是催生媒体行业发展的强大驱动力;后发优势使新兴国家迅速从农耕社会、工业社会向信息社会跨越式发展,几乎一夜之间,传统媒体必须直面汹涌而来的新媒体全面冲击。

目光投向南非,这里的传媒产业规模和现代化水平在非洲居于首位,平面和电子媒体均较成熟,其电台和电视台以多种语言和多套节目向全国及南部非洲一些国家播出,在非洲特别是南部非洲具有相当大的影响力。

南非行政首都比勒陀利亚(Pretoria)先驱者纪念碑前游戏的儿童

进入信息时代,借助《国家宽带战略》等政策引领,南非信息产业飞速发展,根据World Wide Worx的调查显示,互联网对南非经济的直接贡献约为2%。2010年南非宽带网用户暴增50%,目前有超过600万互联网用户,其数量居全球前20位。

实地所见,中南两国都是重要的发展中大国,对许多重大国际问题有相同或相似的看法;两国经济互补性强,中国是南非最大贸易伙伴国,南非是中国在非洲第二大贸易伙伴;两国执政党素有传统友好关系,为深化政治经济、经济、文化等全方面合作提供了保障。总之,中国走向世界,不能缺少走向非洲;而走向非洲,首当其冲就是走向南非;中国与非洲有共同语言,在广泛的领域包括媒体的管理和运营上,完全可以通过沟通交流的方式,努力创造合作双赢的机会。

(2012年8月10日撰写的一份报告)

Posted in 自游世界

哭墙

青葱年少时,自个儿的事都没管好,却兴冲冲去管地球的事,例如说中东问题就属必管之列,那时还没CCTV呢但新华社、人民日报、参考消息和电台全国新闻联播,每天洋溢着法塔赫、阿拉法特、格子头巾和惶惶不可终日的以色列士兵,可怜的脑瓜被流水线注入了一堆紧密而油腻的物质,如同过期的午餐肉罐头——巴勒斯坦战士是好的、忠的、朋友,可恶的犹太复国主义自然是坏的、邪的、敌人,我友我敌,泾渭分明。

其实所谓管地球,在我等看来就是管地图,如同练兵就是叠被子一样。那时我泱泱大国出版的世界地图你根本查不到那个叫“以色列”的国家,我们不承认它的存在——存在了也是白存在,反正我们不承认它也就不存在,它万一即使存在那在我们的地图上也不存在。我悟性低,改革开放了很久,某一天才恍然大悟,神圣的地图原来有许许多多的不同国家不同时代不同机构的不同版本,描画的只是自己心中的世界,说白了,不管你地图上画与不画,“以色列”就在那里,不离不弃!

所以,地老天荒的21世纪,我要踏上以色列这片土地!虽然只有短暂几天时间,但,几天之内认识一个国家,那是笑话;几天之内认识不了一个国家,那更是笑话。我看到的以色列,和教科书和过往的宣传大不一样,既友好又蛮横,既光明又阴暗,既单纯又复杂,既清晰又迷茫,这就是网络时代碎片化的以色列!

“2013年,他要去剑桥大学研究犹太史,然后再去耶路撒冷。”这里的他指的是王石,除了读不懂他为何与二流明星暧昧苟合,对此人一直颇为欣赏并因此长期持有万科A股票。耶路撒冷,是的,就是耶路撒冷!你听,一首最耶路撒冷的歌曲《金色的耶路撒冷》:“夕阳下泛着金光/哦,金色的耶路撒冷/熙来攘往的人群何匆忙/漫步在这城市里/我像个局外人……”,这是,美得要命。

最以色列的城市,耶路撒冷;最耶路撒冷的地方,哭墙。

一半圣地,一半战场;天使眼泪凝成的一堵墙,距离上帝最近的地方;通往天国的邮局,出人意料的真相;一个民族的根,一个盛满泪水的广场……犹太人的成年礼,在哭墙,在一座清真寺的基石上,父兄陪伴之下,他们怀抱藏有经文的柜子,成为“负有责任的男子”;而那些在战争中失去父母的孩子,只有十二三岁,也就在这里成年开始被看作男子汉。“我也许也许可以/尽意的哭一次/在这墙边沾湿的印/印证出我的痴/别去了一个又一个/地老与天荒”,林夕的词,天后王菲演唱,歌名《哭墙》。中东,中东,战火中的青春……

喜欢犹太国灿烂的阳光,阳光下阳光的孩子,眼睛里我们久违的无邪,战火中,他们竟然,未燃烧着仇恨!“根源是文化和教育。对我们来说,历史上发生过非常独特的事情,2000年的经历改变了我们生活。耶路撒冷的圣殿曾经被罗马摧毁,但我们的信仰不仅仅寄托在圣殿里,而是寄托在我们的学习课本上,就是《圣经》,必须学会去读《圣经》。” 以色列现任总理内塔尼亚胡访华时说。

“哦,耶路撒冷/我为你流泪,我为你歌唱/我仿佛看见新耶路撒冷从天而降/我看见我的新名写在其上/和平不再只是奢望,你不要伤悲……”,金色的耶路撒冷,昨晚再现我梦里,一片“流淌着牛奶和蜜”的土地,有时辉煌,有时忧伤,然而人文深厚,美不胜收……我在想,同样历经磨难,我们民族的哭墙,她在哪里?

DSC_9950

耶路撒冷哭墙,祈祷的以色列军人。

DSC_9937

DSC_9890

耶路撒冷哭墙,俏丽的以色列女兵。

耶路撒冷圣殿山(Temple Mount,又称锡安山、神庙山或摩利亚山)上,不同种族的当地居民和游客在举行即兴联欢。2

Posted in 原创画报, 自游世界

布景

 布景,《让子弹飞》拍摄地——广东省台山市汀江圩华侨近代建筑群……

台山市汀江圩华侨近代建筑群位于端芬镇大同河畔,上世纪初落成,由当地梅、丘、江、曹等姓的海内外乡亲共同兴建,所以又叫梅家大屋。

说是大屋,其实就是占地约30亩的一条老街,骑楼相连,集中了108栋典型的华侨风格建筑,中西结合,是广东省文物保护单位。

 布景,《让子弹飞》拍摄地——广东省台山市汀江圩华侨近代建筑群……

汀江圩华侨近代建筑群广为人知,是因为《让子弹飞》有相当多的场景在这里拍摄。

初春的阳光下,这些百年老屋似乎天生就是历史戏剧上演的布景。

 布景,《让子弹飞》拍摄地——广东省台山市汀江圩华侨近代建筑群……

晒谷的妇人。台山系著名侨乡,但凡年青人不论男女均喜欢移民海外,留在乡下的大抵是老年人。

 布景,《让子弹飞》拍摄地——广东省台山市汀江圩华侨近代建筑群……

开杂货铺的阮先生,他是当地人,解释说“姓越南人的阮,不过我就是这条村的人”,对着镜头他表现得非常羞涩:“不要拍我,当时拍电影招群众演员,一天20块钱,我都不愿意出镜的!”不过他也承认电影为这里带来了人气。

松下GF1配20MM标镜(加偏振镜),拍摄于2011年2月9日。

Posted in 原创画报, 自游世界

自驾海南实地体验五十年一遇水灾

雨打芭蕉……

第二次自驾车到海南,谁知遇上狂风暴雨,10月5号醒来,阳台外的芭蕉在狂风中大幅度舞动……

海口贵族游艇会酒店对出海面风高浪急……

海口贵族游艇会酒店据说是老四星,靠近粤海铁路轮渡南港的无敌海岸线上,酒店里还有温泉,自然条件得天独厚。

从酒店看出去,此情此景,跟强台风登陆没有任何区别!

打电话咨询粤海铁路,风高浪急开航不?几番忙音与无人接听以后,一把不耐烦的女声告诉我,照常开船。

海口,粤海铁路南港,滞留的大量车辆……

在暴雨中赶到粤海铁路轮渡南港,在一个几乎露天的地方淋成落汤鸡一般花400多元买了汽车过渡票,来到轮候区发现已经挤满了各式车辆,车龙缓慢前行走走停停,前面还有三部车快到我的时候,戴红色安全帽的工作人员四散,船已满载开走……

在这里无聊等候,咨询电话一如既往地忙音或无人接听,雨越下越大,风越刮越猛,得不到任何消息的南港成了信息孤岛,难熬难耐……

用手机上网才看到新闻报道,暴风雨袭击海南,抗风能力低于八级的渡船停航,昨晚秀英港已经滞留800辆等待过海的汽车,情况危急……

打电话给在海口做官的朱班长,他也在家看到新闻了,说要不要赶过来请吃饭,我看自己的位置比较靠前就说我还是等吧。

粤海铁路滚装船内部……

坐粤海铁路轮渡过海是正确的,两艘南北港对开的大型滚装船抗风能力超八级,据说是准军用船只,为大型装备渡海积累经验的,售票的大姐说可以运100台以上的汽车呢。

从早上八点半等到下午二点钟,渡轮没有停航但严重晚点。

终于把车开上了船,这一刻,居然有逃出生天的感觉……

最后几部幸运上船的汽车,车主也许会有逃出生天的喜悦……

船上人满为患,挤满了各式各样的人,穷人富人中产,横着躺下的大有人在,对只能站在风雨中的别人熟视无睹——不能共富贵就算了,共患难都不行?

差不多开船的时候,有个女人冲近正在撤走的舷梯,哭诉她先生和汽车没上船,她要下船和先生以及他们的汽车在一起……扰嚷一番以后船员让她下了船,并且告诉她下一航班没有人知道几点开出,但女人还是决绝地“弃船”而去。

海峡的悲喜剧,也许只有天灾之中,才会频频上演……

再见海南,我回大陆了……

渡轮迎着风雨向北港驶去,告别暴雨中的海南,在暴雨中登陆北港,发现等候过海的车龙排出好几公里。

位于广东湛江市徐闻县海安镇的北港由粤海铁路运营,粤海铁路又是海南省的资产,所以在北港没看见当地的交警协助维持秩序。

6号回广州的路上,接到朱班长电话,他说海南省委省政府下令公务员取消长假投入抗灾,要打一场渡江战役,把滞留的车辆尽快疏导回大陆……

马上想到我曾经做过的研究课题——政府的应急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