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媒体观察

打出我们自己的品牌

广州地区电视生态环境恶劣,同业竞争之激烈有目共睹,这里集聚了境内外一百多个电视频道,数不胜数的栏目节目抢夺着越来越有限的眼球,相互模仿,缺乏创新,使频道、栏目和节目几乎是自己和自己的影子在进行生死大战,让观众产生审美甚至审丑疲劳。

实践告诉我们,注重创新、营销、品牌、策划和传播,能使我们走得更稳,也能使我们走得更远。我们必须打出自己的品牌,让观众一看到我们,就能联想到广州的、城市的、开心的、岭南文化等的概念,就能有会心一笑是自己人的感觉,这些,恐怕比一时一事的收视率更扎实,也更持久。

我们要明确自己的定位,也就是和竞争对手的不同之处,不同之处越大,生存空间越大,成功希望越大,品牌效应越大。模仿没有错,山寨也自有山寨的理由,但我们的频道、栏目(节目),毕竟要有一点自己的东西,有原创的勇气,包括面对原创失败甚至失败得一塌糊涂的勇气。

说到失败,我曾经问过前市委书记一个愚蠢的问题,当时他是市长,我问他:林市长,你心目中的广州应该是什么样子?他的回答很生气,他说:广州就是广州,它永远是自己的样子,不是我想它变成什么样子!所以,我们当然可以学习和模仿湖南卫视、江苏卫视甚至TVB、BBC、NBC以及别的更牛的台,但最终的结果,我们还是要做回自己。

所以,我们要做符合自己品牌定位的一切事情;并且不断强调自己品牌的过人之处,作为传媒,电视需要保持自己的活跃形象以及影响力,与内容密切结合的专题策划尤为重要,如《广州好》系列活动,让我们的形象在城市各处闪现,不停地告诉观众:我是什么我是什么……;我们要善于制造引人关注的社会热点,比方说亚运,比如说春运,又比如把市长请上元旦倒数的现场。总之,不要轻易改变你的定位,而是要用一切方法不断的强化它,让它深入人心。

在网上找了幅漫画,上面有几句话蛮有意思:
什么叫创新:别人没想到的事,你想到了。
别人想到的事,你做到了。
别人做到的事,你已经升级换代了!

Posted in 媒体观察

1%不到的问题?

东莞松山湖,鲜花盛开恍若亚运主办城市。

央视索福瑞(CSM)广东区域年会“新形势下的电视媒体竞争与发展”在凯悦酒店举行,省内电视台高层云集,包括省台的台长副台长。

CSM总经理王兰柱发表题为《正视挑战,超越竞争》的主题演讲,以往颇有些惊人之语的他这次非常平实。

他透露,近期中宣部刘部长和公安部孟部长批示,坚决打击利用样板户作假的行为。他说调查公司唯一要保密的就是样板户,原来CSM使用电信的固定电话回传样板户数据,容易被截获通过号码反查找到样板户,最近他们都改成GPRS了。

王兰柱指七月《人民日报》质疑收视率数据以后,“目前传言比较多,公安证实的比较少,主要集中在某些频道”。他呼吁大家不要相信歪门邪道,因为出问题的数据“非得给个数字的话可能连1%不到”。

Posted in 媒体观察

网上疯传英国记者罗伯特·弗丘的文章

据称是英国《每日镜报》记者罗伯特·弗丘的文章,这些天在网上疯传,同时,据说广州也要趁热打铁申奥了……

如果是英国愤青的文章,那翻译的中国人真是天才了!

如果不是英国人的原创而是中国人民的杜撰,那——更天才!

“场面专家”(“面子专家”?)的概念入木三分直取要害。

听到中国人放弃申办2026年世界杯的消息时,我热泪盈眶,我双手举过头顶,朝东方跪下,并把身体伏在地上,哆嗦着感谢上帝。

我想不仅仅是我一个人,整个伦敦,整个大不列颠,整个世界都松了一口气。在未来20年里,只要场面专家中国人不出手,整个银河系都不再会出现一届能被称为完美的,规模宏大的运动会了。

现在的中国意味着什么,富裕,强壮,性感……想想2008年奥运会开幕式,我们就不寒而栗。开幕式免费发放矿泉水的费用,就足够让英国政府破产。奥运村食堂的精美食物与我们的食物对比,让我们知道了我们简直就是吃了一辈子屎……再看看刚刚结束的世博会,那蜂拥而至的观众潮,那美丽得吓人的一个个展馆,我只能承认我之前太没见过世面了。

在历史上,大不列颠政府得罪中国人的次数太多了,于是我们得到了报应。我们从法国人手中抢来了2012年奥运会举办权,当时我们兴奋得像吃多了宫保鸡丁一样,现在我们才恍然大悟当了法国的当。2008年北京所做的一切都会让2012年的伦敦丢脸。想想那天空中映红半个世界的烟花,伦敦政府也许录下北京奥运烟火的声音,在2012年开幕式上时助助兴。视觉效果?对不起,我们的大屏幕会重放北京奥运烟火的盛况。全世界在比较了2008年奥运与2012年奥运后都会严重鄙视我们,鄙视我们这个号称创造了现代文明的国家。虽然2012年还没来,但囊中羞涩的我们连想死的心情都有了。

还好,中国人放弃了2026年世界杯申办权。这对于正在申办2018年的英格兰,也许申办2022年的美国,日本,澳大利亚,都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谁想在整运动会这件事上和中国人较劲,那就是找死。

这对于未来的英美领导人来说更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他们不用再屁颠屁颠飞到北京,坐上几个小时等待中国新领导人的接见,还得担心是否在开幕式上被安排坐在伊朗或者朝鲜领导人身边,一不留神被揍一顿。

如果中国人正式提出申办,布拉特会放下手中一切事情飞往北京,亲手内定这一举办权,只要中国办,一切好商量。那些投票的执委,放心,他们绝不是什么高尚的人。只要承诺在他们退休后可以移民中国,定居北京,那么中国肯定获得全票。

如果中国人举办世界杯,那么开幕式肯定不会像美国那样小家子气,请几个街舞小孩跳上半小时,至少会有五十万人统一舞出中国力量;意大利之夏的时装秀会从历史纪录中抹去,中国人会让全世界的模特穿上或不穿上最贵的衣服,秀得全场眼花;谁来唱主题歌?届时先进的医药技术会让中国人把杰克逊从墓中请出来复活五分钟,唱完最后一曲……

谢天谢地,中国人让这一切仅存在于想像之中,他们放弃了申办,他们给全世界一条活路,他们让欧美强国能够有尊严的活着。我祈祷中国永不申办任何世界杯奥运会世博会了。

Posted in 媒体观察

古石阳:很多难忘的事情现在还不能说……

古石阳:广州市政府副秘书长、广州亚组委副秘书长,广州申办亚运团队的核心成员之一,2004年在多哈亚奥理事会大会上担任广州申亚陈述人

记:你全程参与了广州申亚,这个过程当中有些什么样的难忘故事?

古:申亚的故事,刘江南同志(广州市体育局局长)比我讲得好,哈哈。

当时我主要负责申亚报告撰写、翻译和申亚的陈述,迎接评估团。中间的确有很多令人难忘的故事。

我记得申亚报告撰写的最后关头,也就是3月底,我跟市外办的同志,整整六天六夜连续奋战,每天晚上睡觉的时间可能也就一个小时。3月26号还是25号,整整熬到天亮六点钟,报告开印了,我们才离开印刷厂。那是评估团来之前,我们3月底要把报告送到亚奥理事会。送完报告说评估提前了,4月要来评估了。那时候写完报告以为可以歇下来,谁料紧接着就要准备评估了。迎接评估的时候,我跟(陈)耀光同志(时任广州市政府秘书长)分开的,他是负责整个城市的准备,我主要是负责陈述的准备。

我们当时从全省抽调了精兵强将,就是英语水平比较高,有一定资历和代表性的人,组成一个陈述团,包括电视台的尹捷。也封闭了接近20天。当评估团来到广州之前,我们搞了次演练,当时参加奥运会的专家大为惊讶,他说广州的人才不亚于北京。他也参与了申奥,也听了北京陈述团的陈述,听完广州人的陈述,大吃一惊。

在广州,当时我没有陈述,我做陈述大会的主持人。我也没经历过,生怕有什么闪失。但是在多哈亚奥理事会大会上的陈述是我做的。我记得大会前一天要给社会陈述,那天可能心情比较紧张,给我跳过了一段,放PPT的人跟不上,后来我才发现。但是在大会上的陈述没有出现这样的差错。实际上陈述并没有什么可怕的,最紧张的还是接受提问。很幸运的是,在亚奥理事会上的陈述之后,没有人提出问题,所以我们很快就通过了。但是后来的很多陈述,特别是筹办过程中的很多大会,那就要接受很多提问。到了筹办阶段我们已经对亚运会的知识和内在规律,对自身筹办的政策程序,心里也已有底,但申亚的情况不一样,心里没有底,比较紧张。

记:亲自出马担任陈述人,作为政府官员压力很大吧?

古:现在政府里面,能够用比较正式的英语进行陈述的人不多。既然我是申亚其中一个负责人,有义务代表市政府进行陈述。我不用考虑别的因素或者别的负担。我记得在多哈陈述回来,我很多高校的老同事看到电视之后,他们说这个陈述人啊,肯定不是广州市政府的,不知道是哪个高校借来的,给他安一个职位,陈述完了就给他回去高校,哈哈!

记:广州争取国际花园城市、联合国人居范例迪拜奖、亚运,您都亲身参与了而且都争取到了,你的运气很好啊。

古:我觉得这不是我个人的运气,这是广州的运气!

我们申请国际花园城市奖的时候,刚刚经历了三年一中变,刚刚办完九运会。广州经历了三年一中变之后,整个城市面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整个人居环境也发生了很多变化。有了这样一个基本条件,有“料”,才会成功。

后来的迪拜奖,推进整个社会全面发展,改善整个城市的环境,已经做出了很大成绩,已经是被社会和世界所公认的。有了这个前提,我们才能够成功。所以说幸运是广州的幸运。

申亚也是。几个候选城市中,广州作为南方的重要城市,还有中国在世界的国际地位,还有广州经济社会发展水平和综合实力,这应该是亚奥理事会和亚洲各个奥委会对广州的信任。所以申办成功,不是我们申亚的具体工作人员的幸运,而是我们广州市广州人民的幸运,或者说有能力、有实力去获得这种成功。

记:筹办亚运和申亚相比,有什么不一样?

古:道路更加漫长,工作更加艰巨。申办,对我而言,主要是投入了半年时间;但筹办的时间就很长了,从2005年7月开始,当时我还不是组委会的成员,还在准备亚奥理事代表大会,那个时候算是我筹备工作的起点。

有很多难忘的事情,但现在还不到说这个的时候……

记:撇开官员的身份,你会怎样度过广州亚运这段时间?

古:我希望市民把亚运会当成是我们自己的节日,就像我们小时候过年一样——我们盼着过年,我们一年到头忙碌,到头就想让春节过得好。我们在筹办的这些年中,无论是参与筹办的工作人员,还是广大市民,都应该说经历了许多艰辛的过程。特别是整治人居环境,改善基础设施,我们的普通市民都承受了很多不便。就像我刚才说的,为了过好年,我们也要做很多很多……

看亚运,我首先就想把它看成节日,把它看成过年,看成小时候过年一样——我们在享受我们的劳动成果,也和亚洲各个国家、地区的人们分享我们的劳动成果,分享我们的城市!

(古曾是大学老师,林树森当广州市长时,弄了很多大学老师进政府系统,他就是其中之一。在官员里,古是知识分子;在知识分子里,他应该是官员吧)

Posted in 原创画报, 媒体观察

许瑞生:广州人的真诚可以代替很多东西

许瑞生:1962年4月出生,广东汕头人,汉族,1986年7月参加工作,无党派人士,华南工学院建筑系建筑学专业研究生毕业,工学硕士,高级建筑师,国家一级注册建筑师。现任广州市政府副市长、广州亚组委常务副秘书长。

记:广州亚运筹备期间遇到了哪些困难?

许:申亚时我们有作出承诺,这种承诺不是某个机构的承诺,是整座城市的承诺。筹备亚运跟申亚一样,期间肯定会碰到一些预想到或者预想不到的困难。这困难可能也包括了筹备期间的整个国际大形势,金融危机的出现,而且五六年里中国的大事很多,在市场开发或者资源分配方面呢,蛋糕会摊薄,这是我们面对的挑战。

记:与历届亚运会相比,广州亚运会有何独到之处?

许:在多哈成功举办亚运会之后,我们必须面对很多这样的话题,我还是这样回答:十六届亚运会有十六届的精彩,每届亚运会都有本身的特点;而广州亚运不可能有像多哈一样的财力和投入。但是正如我对媒体的回答一样,广州人的真诚,可以代替很多东西,或者说可以增补很多东西。广州亚运会的整个筹备过程中,其实组委会所走的路线,本身就是广东的风格路线,我想也是岭南人本身做事的路线,或者说价值追求的路线。

你说的问题可以分成两个部分,一个显性的,一个隐形的。隐形的就是本身在骨子里头的一些事情。在组委会的整个工作方向里头,有几点是比较明确的:第一,我们需要创造性的策划和宣传;第二,我们需要务实的精神,去进行市场开发,我们需要利用广东人善于经商、抓住商机去经营这种特点;再有就是要有精明的财务管理;再有就是发动社会大众的倡议。我想这些追求方向都跟本身岭南人的做事和做派所追求的价值是一致的。
而在整个工作当中,还会涉及到一些显现的,看得到的,或者物质塑造方面的。在这个过程中,可以看到的是我们无论在视觉系统的设计,包括会徽、图形,包括我们的色彩体系,都洋溢着岭南的视觉追求;在音乐创作的过程中,产生一大批的歌曲,都带有岭南的元素;还有就是我们在申亚过程中所推动的一系列文化活动,比如“亚洲之路”在海外的推广,所带去的展示的,都是充满岭南传统文化的东西;而落实到场馆的建设上,都会注重对亚热带气候特征的尊重,对岭南水乡的空间状态的尊重,对传统岭南建筑文化的梳理,包括开闭幕式的很多创作里头都会带有这样的元素。

记:广州在亚运场馆的规划建设方面考虑了哪些因素,有什么样的特色?

许:场馆建设是每届运动会在筹备之始都需要考虑的问题。场馆的布局可能会对整个城市的发展,乃至赛后长远的空间状态产生很大的影响,在场馆布局的规划里头有几点比较明确:

首先,通过多中心、多功能的定位,使场馆建设满足赛后长远的需要。张广宁书记多次强调这个规划事项。场馆的布局上,我们也注重和整个广州的轨道交通的衔接,考虑到了轨道交通未来四年的走向——四年前就已提出一个期望,希望80%的场馆和在建的规划的轨道交通衔接起来。同时,场馆的布局也考虑到通过场馆带动地区发展的联动战略,通过场馆推动地区的环境改造和整治,同时也注意对有历史价值的街道和建筑、标志物等进行梳理和展示。这几个原则是在场馆布局考虑中一直都被高度重视的。

其次,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也注意到场馆的数量不宜求多,因为我们希望充分利用各个场馆,注重将场馆的数量调整在一个合适的范围内,所以现在是50多个比赛场馆在建,虽然总的来讲还是略多,但是这个多主要是和赛后整个社区的活动结合起来。场馆多可能会对组织者带来一些难度,无论是交通还是安保等,但是我们更多考虑的是赛后的场馆区对社区生活的有力支持。我们将场馆分成几个类型来做:

第一个是对旧有场馆,尤其是九运会后场馆的改造、功能的提升。这一类型重在满足亚运会场馆的需求,而不是盲目的拔高标准。这方面的场馆维修改造的量还是不少,除了对功能的提升,也对周边场地进行了改造,使它更好融入社区生活里;

第二类是新建的场馆。在岭南建筑风格的继承和发扬方面着力,每个场馆尽量和周围自然地理环境紧密结合起来。

从目前实践来讲,建筑师和规划师会按照这几个方向去做,而且也得到了社会的肯定。我相信随着赛时的运转以后,特别是赛后,这些场馆会在城市的生活中起到支撑性的作用,对整个城市的空间布局产生良好的推动作用。有些作用可能是局部的,有些对城市整体发展可能是全局的、长远的。比如说亚运城,为广州的东南部带来了空间的拓展;从化马术场,可能优化从化地区的旅游度假,提升从化旅游档次。

所以我想既有宏观结果的影响,可能也有具体的、对社区的局部的影响。

记:亚运场馆对运动会是必要的,赛后的使用有没有考虑市民的需要?

许:亚运工程从严格意义来讲是亚运会所使用的工程,就是亚运场馆的工程。这些场馆其实从规划设计着眼的就是赛后,赛后的目的就是为广大市民所享用,而且跟本地区的一些生活、产业的带动结合起来。番禺亚运城的广州亚运场馆,赛后就成了番禺社区的体育中心。海珠区藤球馆,赛后应该成为大众健身活动的地方,有些地方可能进行改造,增加羽毛球场的面积;黄埔区的篮球馆,到赛后成为NBA联赛的场地,有很多联赛会在黄埔篮球馆举行,同时也会成为黄埔区的体育中心;增城的射击场,赛后会结合旅游,成为旅游项目的一部分,同时也成为射击训练中心;广州大学城一系列场馆群,最后还是回归高校,给大学生使用,这里面也包括原有旧场馆的改造,满足高校师生的使用,增加的自行车馆会成为一个极限中心的一部分,会成为年轻人极限运动的最好处所。

每一个场馆在赛前都做了这样的安排,关键在于赛后落实场馆的管理计划。有效管理好这些场馆,把亚运场馆最后转化成惠及老百姓的实实在在的东西。

记:亚运对广州这座城市有什么影响?

许:每一个重大事件都会对城市空间发展产生冲击,无论是六运造就的天河体育中心,还是九运造就的奥林匹克体育场。通过主场馆中心群,周围会发展一系列的产业或者带动这个地区技术设施的发展。在广州发展的三十年里头,这个功效非常明显。

广州亚运会在开始筹划的时候,也会有这样的功能,可能不是单一的中心,可能着重服务全局的中心,而且和区本身的配套设施发展是相吻合的。六、九运会可能着重的就是一个集聚的中心,而亚运场馆布局的多中心,是适度的集聚而不是高度的集聚,那么带来的可能就是整个旧城本身空间结构上的调整,也就是说,带来广州新城起步期的形成,这也对未来发展留下一个伏笔。所以每个时代重大事件对城市结构带来的变化,有不同时代的特征。

记:其实大家也很关心,亚组委这么些年究竟在忙些什么?

许:市民的关心非常自然,有必要向大家说明在“忙什么”。其实我们的工作是在准备开会,2010年11月开会,开的是亚洲的大会。要忙的事情其实很多。广州亚组委是根据我们2004年7月1号申亚成功签署的合同约定而成立的。

我是由市政府派驻到亚组委的,2005年底成立的亚组委,真正机构的组建是2006年的4、5月份。之后各个机构慢慢成熟,到现在是八九百人的规模,现在又下派到各个团队。

位于天河体育中心内的广州亚运体育文化中心,亚组委所在地……

亚组委的工作简单来讲有几个方面:筹备赛时的一系列事情,赛时发生的交通住宿餐饮比赛等等;根据亚奥理事会的一系列要求来协调好主办城市各方面的问题;同时接受上级机构的一些指令。组委会是一个单一的组织架构,整个部门直接参与具体事务的筹办,包括场馆建设筹办等六百多个领域,比如交通,主要是赛时注册的教练、运动员、官员的交通服务;还有餐饮,包括运动员村餐饮的筹备,指定酒店里的餐饮筹备;还有外事方面的筹备,以及电视传播、市场开发、宣传推广等等。

亚组委都是非常年轻的同仁,包括从各职能部门调入的工作人员,也有优秀的运动员,还有一批从社会招聘的优秀的年轻人,有些是从海外回来的年轻人,平均年龄33岁。他们的成长也为社会带来一笔财富,管理人才的财富。

记:每一个大型运动会的开幕式,都是大家最热衷于“揭秘”的,广州亚运开幕式会给大家什么样的惊喜?

许:开幕式每一届运动会越来越重视。除了体育本身,观众希望看到更多体育之外的文化的展示,或者创造力的展示。广州亚运会开幕式在江边的海心沙举行,海心沙作为一个特殊的地理标志或者地理位置,是在广州城市向东移动的过程中的标志,可以说是新中轴线上的一个节点。
100年前的海心沙建有很多的木栏栅,希望拦住外国海军入侵。这里沉淀着很多广州的记忆、历史……

选择这个地方举行开幕式,可以见证改革开放30年的伟大成就。而且,不同于以往场馆内部的开幕式,海心沙在空间上得到解放,城市空间里的所有建筑物,都可以成为舞台的一部分,珠江也同样成为舞台的一部分。所以很多的创作会根据这方面来,而且很多表演会着重体现亚洲文化多元、中国文化的灿烂!

(许的采访应该也是九月做的,在他的办公室,很多会的间隙。他说了很多,尤其是亚组委的工作。我还让他比较三峡挂职与筹办亚运的难易,速记员没录下来,忘了当时他的回答。许酷爱体育,酒量大,歌也唱得好,曾在亚组委挂职,见过,他还记得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