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in 黑白手绘

1988年代的黑白手绘(8)

黑白画:希望。

  创意来自鲁迅:“希望是附丽于存在的,有存在,便有希望,有希望,便是光明。”那天是教师节吧,借住的XX教育学院在门上贴了张警告:房租提高10倍,水电提高3倍,希望你尽快从我院搬出,云云。1988年9月5日,离本人24岁生日没几天。

黑白画:对骂。

  英国作家斯威夫特的话很有意思,“人受社会指责时,有三种对付办法:不屑一顾,对骂,改正。不屑是假的,改正不可能,所以通常采用第二法”,入木三分。

黑白画:伪装的失败者。

  “每个人都可能是一个成功者。有些人伪装成失败者。不要被外表愚弄。”引自一本叫《一分钟管理》的书。

  今天为止,《1988年代的黑白手绘》暂告段落——谢谢生活,让我曾经拥有这样的勇气和创意……

Posted in 黑白手绘

1988年代的黑白手绘(7)

黑白画:失去勇敢。

  引自德国作家歌德的金句:“你若失去了财产——你只失去了一点儿;你若失去了荣誉——你就丢掉了许多;你若失掉了勇敢——你就把一切都失掉了!”画于1988年7月16日星期六,旁边潦草的字迹写道:明天就要应试……。粤北一家电视台公开招聘记者,经过两轮笔试以后,我以第一的身份进入面试。记得,面试的有22人。后来,有11人进了电视台,本人以高分落选。
  真正成为电视记者,是1993年3月15日的事情。

黑白画:走向死亡。

  引自弗洛伊德在1948年说的一段话:“这是导向死亡的迂回道路……如我们所知,正是生命的现象……,整个生命都本能地服务于一个目的,即走向死亡。”没能如愿进入粤北那家电视台,心情灰暗,这是当时的真实写照——更准确地说,当时想到了自杀,真的。
  最后,理性占了上风。

黑白画:西部牛仔。

  日本电影演员高仓健的一段话:“义侠片主人公默默无言。忍耐啊忍耐,最后在沉默中爆发。观众报以掌声,也许是因为世上话说得太多的缘故。”他是我喜欢的演员,那时可能也在有意无间中模仿他硬汉的形象,当然很不成功。后来很少看电影,直到前年,张艺谋的电影《千里走单骑》,高仓健担纲主角。据报道,54岁的张艺谋在该部电影首映前告诉记者说:“为实现我的梦想,我拍摄了这部电影。30年前,我看了他(高仓健)主演的电影《追捕》,然后才进入北京电影学院学习。”
  20年,我变了很多,高仓健依然厚实稳健。

Posted in 黑白手绘

1988年代的黑白手绘(6)

黑白画:特种部队。

  画于1988年8月1日,一眨眼19年过去了,当时很多的幻想,做记者,做水手,还有当兵。没想到40岁以后,居然真的成了中国陆军预备役中校,世事难料,由此可见。

黑白画:毕加索。

  毕加索的名句:“创造之前必先破坏。”当时很有点鱼死网破的决心,一心冲破一切障碍,投奔我心爱的新闻事业,但是受到很多的阻挠。画的旁边写了一段话:“左树声有句名言,男人就该踢足球,正是,这样的力量,这样的速度,这样的对抗,这样的智慧,这样的搏杀,除了男子汉还会是谁?”没想到,我都冲出粤北走向广州好久了,中国男足还在琢磨冲出亚洲走向世界,郁闷!

黑白画:牛的快感。

  引自希腊古代哲人赫拉克利特的金句:“如果说幸福在于肉体的快感,那么就应当说,牛找到草料吃的时候,是幸福的。”太深,至今不明白,牛吃草的时候,究竟幸福不幸福……

Posted in 黑白手绘

1988年代的黑白手绘(5)

黑白画:严肃得发笑。

  1922年诺贝尔物理奖得主尼尔斯·玻尔(Niels.Bohr)说:“有些事情严肃得令人不禁发笑。”怪不得人家拿诺贝尔哩,有超前的洞察力。
  画下这幅画的那个夏天,据说很无聊,每天一个人到武江里游几百米,然后在河边的草地上发呆,悄悄地跟自己说:心快乐,生活就快乐。到了今天,好像还能想起那个傍晚,飘过的那片云的颜色和形状……

黑白画:最美的猴子。

  古希腊哲人赫拉克利特的名句:“最美的猴子与人类比起来也是丑陋的。”这话好像有点不对,有些人的行径,比猴子还丑陋好多倍呢——比如黑砖窑,拿猴子跟他们比,猴子也要强烈抗议的!

黑白画:马克思心中最好的国家。

  1988年,居然不知从哪里搞来了一套旧的《马克思恩格斯选集》,对马克思异化和东方社会的论述很感兴趣。
  有一天看到,“革命导师”指出:“现代国家最完善的例子就是北美”,掷地有声。
  杰佛逊与华盛顿并称美国的“革命之父”,是《独立宣言》的起草人之一,他曾经说过:“我在上帝的祭坛上宣誓,永远反对对人类思想的任何形式的专制”,他接着说:“我不在害怕人民的那些人之列,在争取持久的自由的斗争中,我们所依靠的是人民而不是富人”,也是掷地有声。
  看起来,“革命导师”和“革命之父”有点心灵相通的意思,呵呵。

Posted in 黑白手绘

1988年代的黑白手绘(4)

黑白画:海明威和谭咏麟。

  把海明威和谭咏麟并列应该不恰当,或者是对其中某人的大不敬,但当时偏偏同时喜欢这两个人,喜欢的程度不分伯仲——海明威简洁有力如新闻电报的文笔,谭咏麟如泣似诉、荡气回肠的流行歌曲,构成了清贫生活的重要元素。有喜欢的东西,一切好多了。

黑白画:自由这个东西。

  引文出自法国作家卢梭:“自由这种东西,是一种重味的食品,对于肠胃不好,消化能力不强的民族,是不适宜的。”那时想象,自由是舶来的西餐,吃惯中餐的中国人,大概很难接受这种东西。不止是我这样想,“中国特色的”表达方式,证明有更多的人担心消化不良。现在来看,我们的民族有强大的生命力,贫穷、愚昧、专制我们都不怕,难道还怕自由吗?  

黑白画:少年时代。

  歌德的《浮士德》里摘抄出来的一段:“请把我那少年时代还来,在那时……我一无所有而又万事俱足。”无法复制的青春,无法购买的年华,才20好几的我已经无限唏嘘。

黑白画:发明创造。

  读中学的时候偏爱物理,喜欢飞机和航船,但数学和化学一塌糊涂。后来文理分科,读了文科,从此与理工无缘。诺贝尔物理奖得主艾伯特·詹奥吉认为:“发明就是和别人看同样的东西却能想出不同的事情。”